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无血缘关系变亲生:别让司法鉴定机构滥用“准司法权”

2020-09-14 09:59:37来源:新京报评论  责任编辑:王雅妮

  新京报的报道《买卖婴儿背后亲子鉴定造假调查:无血缘关系鉴定为亲生》,将网络贩婴背后的非法亲子鉴定的利益链条挖了出来,原本3000块钱的亲子鉴定涨价成了8000块钱之后,就能直接邮寄血液样品,把不是亲子的鉴定了成亲子,正规的司法鉴定机构成了贩婴帮凶。

  9月11日晚间,广州市司法局对此做出回应,针对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涉嫌虚假鉴定的有关情况,将“依照司法鉴定有关规定,履行监督管理职责,立即依法依规启动调查程序”,一经查实,坚决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杜绝卖儿童?这是公众一再提出的质问,其实,卖婴、非法收养的背后就是非法亲子鉴定、非法开具出生证明的黑色产业,这个源头不堵住,下游的拐卖就难言杜绝。但是,记者卧底网络送养、亲子鉴定等社交群组后发现,只要给钱,哪怕邮寄了假血样、用了假名字,一样可以办出真的司法鉴定报告。

  2016年,司法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司法鉴定机构应当要求当事人本人到场,在机构内提取检材;当事人确有困难无法到场的,司法鉴定机构可以指派至少二名工作人员去现场提取检材。这是因为鉴定必须对样本的真实性负责,如果是邮寄样本,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样本的真实身份。但是,新闻报道中有合法资质的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却直接对邮寄的血液样本做了所谓的“鉴定”。

  可以说,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不是不清楚,这样的鉴定是严重违规的,不是不清楚这背后李代桃僵的猫腻,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把良心和职业规范放到一边,只顾去赚取黑色利益,把严肃的司法鉴定变成了一桩不讲底线、让“顾客满意”的买卖。

  司法鉴定机构虽然不是公权机关,但本身依法承担“准司法权力”,也可能涉及司法腐败问题,而且这样的“准司法权”腐败更为隐蔽,也更骇人听闻。

  2005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施行,其中明确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部门不得设立鉴定机构,公安机关内设的鉴定机构也不得面向社会接受委托。这给了司法鉴定市场化的良机,带来了便利和竞争,但一些司法鉴定机构为了牟利而不择手段,甚至忘却了初心。

  像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这样直接把自己降格成为“司法鉴定的投币贩售机”,只要给钱,什么样的鉴定都敢做;什么样的违规送检样品都敢拿来检验,无视国法,践踏良心,也动摇了司法鉴定客观、科学、公正的根本,将人民赋予的司法鉴定资质拿去充当贩婴的帮凶。

  还要看到,近年来,司法鉴定、公证以及仲裁等准公权领域的腐败不少,甚至已经到“疯狂不掩饰,给钱就办事”的地步:从“以房养老”骗局背后的公证乱相,到被最高法叫停的、充当“P2P公司法务部”的先予仲裁机制,再到这次充当贩婴帮凶的假司法鉴定,这些“准司法机关”及人员,虽然很多不是司法官员,甚至有的就是私营公司,但是依国法他们手握事实上的准司法职能,那就要接受最严格监督和约束,不能让他们游离于监管之外。

  对司法鉴定人员“给钱就办事”、违法出具鉴定意见的行为,必须上升到打击司法腐败、整肃司法队伍的高度,对其中涉及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必须追究刑事责任,不能止于业内行政处罚了事,这样才能惩一儆百,彻底刹住准司法权腐败的歪风。(沈彬)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