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终身监禁:惩处重大贪腐官员的利剑

2017-12-22 11:06:23来源:内蒙古长安网  责任编辑:王丹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民群众最痛恨腐败现象,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2015年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首次对贪污受贿犯罪增加了终身监禁的规定,不仅表明了党中央认真而踏实地推进反腐败工作和切实构建行之有效的反腐败制度体系的决心,也是回应人民群众严惩贪腐官员期盼的一项重要举措,是落实厉行反腐和法治反腐政策的具体体现。《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来,终身监禁已经成为指向贪污受贿犯罪的一把利剑,对贪腐官员形成了强大的震慑力。

  一、终身监禁仅适用于贪污受贿犯罪

  终身监禁,顾名思义,是将罪犯收监执行,终身限制其人身自由,直至死亡。在惩处贪污受贿犯罪中引入终身监禁规定,是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加快推进反腐败国家立法,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完善惩治贪污受贿犯罪法律制度要求的一项具体措施。

  根据《刑法修正案(九)》的规定,终身监禁是指对罪行极其严重的贪污受贿犯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的执行方式。这就意味着,一些重大贪腐官员虽然可能“免死”,但其有生之年必须在监狱度过,把牢底坐穿。由此可见,终身监禁是一种介于死刑立即执行与一般死缓之间,比一般死缓更为严厉的刑罚执行措施。因原有的无期徒刑以可以减刑假释为原则,以限制减刑、不可假释为例外,此次增加终身监禁,即增加了不可减刑、假释的无期徒刑,其重点在于不得减刑和假释。因此,《刑法修正案(九)》增加的终身监禁是一种新的执行方式,而并非新设立的刑种。

  同时,要重点强调的是,根据《刑法修正案(九)》的规定,终身监禁仅适用于因严重贪污受贿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并不适用于其他类型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此外,并非所有犯贪污受贿罪被判处死缓的犯人都会被处以终身监禁。只有那些罪行极其严重,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过重,判处一般死缓因允许减刑、假释又偏轻的罪犯,也就是死刑可免、活罪难逃的罪犯。

  二、司法实践中终身监禁的适用

  司法实践中,对重特大贪污受贿罪犯在判处死缓时,是否决定适用终身监禁,需要由法院根据该罪犯的犯罪时间跨度、次数和数额,为他人谋取利益事项的特征和对当地或所在单位造成的恶劣影响,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的损失情况等方面来衡量判断,从而做到罪责刑相适应。

  据人民网报道,自2015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来,现已有四名贪官因重特大贪污受贿犯罪被处以终身监禁,分别是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其中白恩培、魏鹏远、于铁义三人受贿金额均超过了2亿元,在三人的判决书中均有“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表述。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是《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来被处以终身监禁的第一人。据人民网报道,白恩培受贿金额2.4亿余元,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于2016年10月9日被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决定执行死刑、缓刑二年执行,并处终身监禁。第二位被处以终身监禁的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据人民网报道,魏鹏远受贿金额为2.1亿余元,另有折合人民币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总涉案金额超过3.4亿余元,在被带走调查时,执法人员在其家中搜查发现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余元,成为建国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于2016年10月17日被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决定执行死刑、缓刑二年执行,并处终身监禁。第三位被处以终身监禁的是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据新华网报道,于铁义仅一项受贿罪,但受贿金额高达3.06亿余元,于2016年10月21日被黑龙江省林区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终身监禁。虽然白恩培、魏鹏远、于铁义三人均被法院认定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因三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自己罪行,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基本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故均未被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终身监禁。

  与三人不同的是,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受贿金额虽未过亿,但因涉案金额高、罪名多,同样被处以终身监禁。据人民网报道,武长顺的受贿金额为8440万余元。同时,其通过自己实际控制的公司,非法占有公共财物3.42亿余元;挪用公款1.01亿余元;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057万元,总涉案金额高达5.3亿余元,于2017年5月27日被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单位行贿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终身监禁。

  三、增加终身监禁的现实意义

  贪污受贿犯罪是腐败现象最集中、最严重的表现形式,也是人民群众最为痛恨的腐败行为。严惩贪污受贿犯罪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必然要求,也是广大群众的共同愿望。从严治党关键是从严治吏,反腐败重点是要严厉惩治贪污受贿犯罪。在所有职务犯罪案件中,贪污受贿犯罪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根据人民网2016年12月20日报道,十八大后落马,且已获刑的48名省部级以上官员中,47人均涉及受贿,其中受贿金额过亿者有5人。而随着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贪污受贿犯罪不断呈现出一些新情况、新特点,特别是受贿犯罪,受贿手段、形式不断翻新,直接受贿越来越少,斡旋受贿、特定关系人受贿、感情投资型受贿、交易型受贿、干股分红型受贿、挂名领薪型受贿、赌博型受贿越来越多,谋利与收取财物之间的对应关系越来越模糊,时间跨度越来越长,从而使得受贿犯罪变得更为隐蔽、复杂。党的十八大以来,在高压反腐的大背景下,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一些大案要案陆续出现,《刑法修正案(九)》适时增加了终身监禁的规定,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是为司法实践中严厉惩治贪污受贿犯罪提供了法律支持,既符合“严格控制和慎用死刑”的刑事政策,也使刑罚体系更加符合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适应了反腐败斗争的实际需要。在今后的反腐败斗争中,终身监禁必将成为高悬在重大贪污受贿犯罪分子头上的一把利剑。

  二是以终身监禁弥补慎用死刑后的刑法威慑力。终身监禁给贪腐官员带来的痛苦和屈辱远远超过了死刑,有利于形成对严重腐败分子的法律震慑作用和保持依法严惩腐败犯罪的高压态势,从而大大提高了对腐败分子的震慑力。

  三是严厉的刑罚可以震慑人们不敢犯罪,增加终身监禁这一针对贪污受贿犯罪分子更为严厉的惩罚措施,不仅进一步表明了党中央反腐败的坚定决心,释放出依法从严惩处腐败的清晰信号,而且终身监禁限制犯罪人重返社会、永久剥夺其再次危害社会的可能性,使贪腐官员认识到腐败成本更高、代价更大,从而倒逼一些人悬崖勒马、不敢再腐,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预防犯罪的目的。

  四是有利于防止一些犯重大贪污受贿罪的犯罪分子利用过去拥有的权力、影响、金钱和社会关系网,通过减刑、假释以及保外就医等途径,在狱中实际服刑期较短情形的出现,进而有利于维护司法公正,实现惩治贪污受贿犯罪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巩固压倒性态势、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决心必须坚如磐石”。在今后的反腐败斗争中,终身监禁这把反腐利剑,必将在强化不敢腐的震慑上继续发挥重大作用。

  (作者:孙立鸣 张瑞峰 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呼伦贝尔市满洲里市人民法院)

 友情链接

/ Links